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男孩沉迷游戏殴打父母 律师欲对开发商发起公益诉讼

男孩沉迷游戏殴打父母 律师欲对开发商发起公益诉讼

编辑:Carryall 来源:游侠游戏 时间:2018-04-16

原标题:男孩沉迷游戏殴打父母 律师欲对游戏开发商发起公益诉讼

法制晚报•看法新闻 接到李强(化名)的电话时,是三月下旬的一天下午。张晓玲正在整理手中的案例,电话里哽咽的声音让她愣了一下,“他问我是不是张晓玲,然后就哭了。”张晓玲只回答了“我是”两个字,就没有再说话,而是静静地等在电话的一端,“张律师,我真想他就这么死了,这对于我们来说也算是解脱了。”李强的第二句话,让张晓玲震惊了,“我赶紧说让他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

在当天下午的两个多小时里,李强给张晓玲讲述了自己儿子因为游戏而精神出问题的故事。张晓玲说,在这个悲惨的故事中,“绝望”这两个字始终贯穿其中,让人难过得也想哭。

张晓玲是北京的一名律师,从3月中旬决定为“被网络游戏侵害的未成年人讨个说法”起,截止目前,她已经接到了上百个电话,每一个电话讲述的都是孩子因为打游戏不学习、乱花钱,甚至把规劝自己的父母、亲人、朋友当作仇人等。

现实中的诸多案例让张晓玲始终处于“暴怒”之中,也愈发让她觉得自己发起的针对游戏开发商的公益诉讼非常有必要。

在张晓玲看来,游戏具有致人成瘾的内容,很多对家人、对自身、对社会的伤害均与游戏有一定因果关系,“很多网络游戏利用精巧的设计控制玩家心理,使得缺乏自制力的青少年沉迷上瘾。作为游戏公司或者游戏开发商,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”

男孩沉迷游戏被学校开除

4月中旬的一天,法制晚报•看法新闻记者联系到了李强。这个中年男人直言自己无意中看到了张晓玲发起公益诉讼的倡议后,就毫不犹豫地打了电话。

八年前,李强的儿子接触了一款名为“地下城与勇士”的网络游戏,就是这款被认为是“打怪升级”的游戏,让李强一家的生活跌入深渊,也许再也无法爬出来,“现在一提到这款游戏,我心里就打颤,害怕。”采访中,“绝望”是李强说到的最多的词,“我真的盼着他没了,这样至少我们的生活还能看到希望,现在真的就是无期徒刑。”

在李强生活的小县城,他是为数不多的大学生,“在教育孩子上,我的思想一直比较开明。”李强说,儿子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学校开了电脑课,他觉得学电脑能让孩子的思维更加的宽广,于是买了一台电脑给儿子,那时候,他不反对儿子打电脑游戏,“游戏也可以让思维更敏锐。”

最初,李强和儿子约定,周六日完成作业后,可以打1个小时游戏。儿子听话,这个约定一直执行的很好。“我儿子聪明,成绩一直不错。我那时候特别满足。”

但所有的一切都李强儿子小升初的那个夏天戛然而止。“像变了一个人似得。”直到现在,李强也无法准确回忆,儿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打网络游戏的。

等到李强发现的时候,儿子已经打游戏打得无法自控了,“不让他打游戏,就拼命,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,还打人。”李强说,那个假期,儿子每天就是在家打游戏,饿了就随便吃口饭,实在困得不行,就合衣躺床上。

那一年,是2011年,李强的儿子13岁。

儿子的反常,最初在李强眼中是小孩子的贪玩,“我当时就想不玩电脑就好了吧。”于是,李强给儿子找了一个寄宿的初中,周五回家才能看到电脑。

但让李强没有想到的是,去了寄宿学校后,儿子上课不听讲,也不完成作业,就等着周五放学打游戏,“一回家就直奔电脑,晚上到很晚都不睡觉。”

不仅如此,儿子还在学校打架,“我被叫到过学校3次。”最后,学校要求李强给儿子转校。和儿子深谈了一次后,儿子表示会控制自己,还主动挑了一所学校,李强又看到了希望,很快就办好了转学的手续。

但到了新学校没有多长时间,儿子又打架了,这一次,学校没有劝李强给儿子转学,而是直接做出了开除的决定。

这一年,是2012年6月20日。

住戒网学校10个月 出来后暴打父母

被开除回家的儿子还是只打游戏,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管。“我们想尽办法转移他的兴趣,叫他旅游、逛街、吃饭都不管用。就是每时每刻都在玩游戏,除了吃饭,实在熬不住就在桌子上趴着睡一会儿。”那些天,李强都担心儿子会猝死在电脑前。

十几天后,李强和妻子将儿子“骗”到了戒网学校,“我查过好多资料,知道这些学校会打骂孩子,但当时我们觉得能让他戒掉游戏也算值了。”就这样,李强的儿子一直在戒网学校呆了10个半月,直到2013年的5月份才回家。

“孩子去的时候120斤,回来130多斤,精神面貌也好了很多,我和他妈妈真的特别高兴。”李强又给儿子找了一所学校,他满心欢喜,觉得这一次真的没问题了。

但命运又一次和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。只上了8天学,儿子就很直接的告诉李强,他不想上学了,“不上学,你想干什么?”“我不要电脑,也不打游戏,我就想休息。”父子俩的这次对话后,李强妥协了。

可是没过多久,儿子就提出了要买手机,李强满足了儿子的要求,他不希望儿子在家里呆着一点儿都不了解外面的世界。

但手机买了,儿子又提出买个电脑。他保证不再沉迷游戏,只是单纯的想从网上看看世界,李强考虑再三,同意了。

可儿子又一次让李强失望了。电脑买回家后,儿子又开始了没日没夜打游戏的生活。这种情况到李强的父亲生病,他去济南陪床后,愈发的变本加厉了,“他妈妈管不住他。”

“说他别总这么玩游戏,他就开始砸东西,电脑、电视砸坏了好几台。”李强说,还动辄就对他和妻子动手,“下手很重,我的眼镜被打坏,眼睛被打伤,他妈妈的脸部也被打伤。”

鸡飞狗跳了一段时间后,李强发现儿子的状况有些不对,“不洗漱、不理发、不洗澡,也不换衣服,每天就是打那个叫地下城与勇士的游戏。”李强注意到,儿子甚至在60天内没有下过一次楼。

“我们总让他别玩了,休息一会儿。”心情好的时候,儿子会敷衍着“一会儿就不玩了”,心情不好的时候,儿子就会发脾气,砸东西、打人。

那段时间,李强的心情特别的灰暗,第一次体会到了绝望。李强和妻子也怀疑过儿子精神上出了问题,但还是心存侥幸,觉得不会有这么严重,“他正常的时候,会和我们道歉,说他控制不了自己,让我们原谅他。”每到这个时候,李强又觉得儿子还是有希望的,他会好起来的。

他想了很多办法,找心理老师疏导,也尝试去陪儿子去打游戏,邀请儿子去逛街、吃饭、旅游,然而情况似乎朝着更坏的方向在发展。2013年的下半年的时候,歇斯底里地打父母已经成为了儿子的家常便饭,“都是游戏里面的动作,怎么凶狠怎么来。一边打还一边埋怨父母。”

那段时间,李强和妻子回家不敢换拖鞋,因为随时要“逃跑”,“他总在三更半夜发难,打人前,还会先把大门反锁了。”李强说,他和妻子都是要面子的人,总想着家丑不可外扬,只报过一次警,可警察来过之后,儿子很快就又故态萌发了。

父母绝望逃离:“儿子整个人完全被废了”

就这样,磕磕碰碰的日子到了2014年8月的一天,当天晚上已经快12点了,儿子又开始发脾气,不仅动手打了人,连门锁都踹坏了。那天晚上,绝望的李强和妻子逃离了家后,就再也没敢回去过。“两年的时间,我们不接他的电话,也不回去,生活费都是托朋友转交。”

“打电话过来就是破口大骂,要不然就威胁我们要砍断燃气烧房子、跳楼自杀,你说我接电话干什么?”李强再一次哽咽了,他说儿子曾经一个上午给妻子单位打了100多个电话,最后逼得妻子拔了电话线,“我换了新号码,有半年的时间都不敢告诉他。”这样的生活,让李强和妻子生不如死,体重急剧下降,两个人每天晚上要么就是失眠,要么睡到半夜就会醒来。

2016年的时候,在朋友的帮助下,李强和妻子又回到了家里,看着满屋的垃圾以及脏兮兮、生活无法自理的儿子。李强一下子悲从中来,“没有任何希望了,就像被判了无期徒刑。”

“没打游戏之前,儿子的眼神很清澈,现在的眼神特别浑浊,整个人完全被废了。”回家后,李强和妻子说服儿子到北京安定医院做了检查,大夫明确说,李强的儿子精神方面出了问题,并建议其住院治疗。“看病前,我们向他承诺过,他不同意的话,就不能留下他治疗。”李强说,他们不能破坏好不容易和儿子建立起来的一点信任,“他说戒网学校就是我们骗他去的,毁了他的一生。”

现在李强和妻子各在周六日陪儿子半天,平时也会给他去送饭,偶尔儿子也会和李强聊聊天,但上学、打工、治疗这样的话题不能提,一提儿子就会发火,不让我再提治疗的事。

“过去和孩子一起住的时候,半夜醒来就去给他掖被子。这几年醒来才发现,孩子真不在身边了。”李强说,这些年,做梦总会被吓醒、被愁醒,总幻想这些事情都不是真的,但天亮后,才发现,原来这些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。

“我觉得我也有抑郁症了,这几年,我从来不和大家一起吃饭,也不怎么出门,我不愿意见同学、朋友,人家的孩子都上大学的上大学,结婚的结婚,生孩子的生孩子,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?我怎么去参加这些聚会?”

“绝望、绝望、绝望。”李强连着说了三个绝望。“家里人提起来就哭,特别是两边的老人。两个家庭都让他毁了。”

“儿子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,是写世界上最爱的人,儿子写的是我,他说他在世界上最爱的人是爸爸。”电话里,李强哭得不能自已。

并非个案:“不少游戏就是引诱孩子花钱”

与李强不同的是,王磊的儿子虽然也在打游戏,但他上完了大学,也正常开始上班了,王磊觉得游戏让自己的儿子失去了上进心,“整个人很孤僻,不愿意在现实生活中结交新朋友。”王磊说,儿子曾经告诉他,“在游戏中很快乐”。

王磊特别支持张晓玲发起的这个公益诉讼,“一定要把家长的心声反映出来,这么多的青少年沉迷于游戏当中,要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。”

“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了。”王磊认为,一定要对游戏加强监管,尤其是青少年打游戏,必须在父母的监管之下,由父母实名认证,登陆游戏的时候,必须有父母同意的授权,父母让什么时候下,就什么时候下。“现在完全控制不了。”王磊说,儿子在游戏中买装备、买装饰已经花了很多钱,“不少游戏就是引诱孩子花钱。没钱的话,就去贷款。”他希望国家能出台强制性的措施,“青少年玩的游戏,到晚上10点就完全关闭。”

李强说自己找过腾讯,“对方称他们有防沉迷措施,但随便一个大人的身份证号输进去,就可以玩了。”他想通过自己的经历,帮帮其他类似的家庭。

律师:未能年人及家长有权向游戏公司索赔

作为执业律师,张晓玲希望能推进与网络游戏侵害相关的公益诉讼,为沉迷“吃鸡”、“王者荣耀”、“梦幻西游”等网游上瘾而遭受损害的未成年人及其家长讨要一个说法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17 年6 月,我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到4.22亿,较去年底增长460 万,占整体网民的56.1%。手机网络游戏用户规模为3.85 亿,较去年底增长3380 万,占手机网民的53.3%。

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正成为社会热议话题,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,就有多位全国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提交建议、提案,呼吁加强网络游戏监管或者对游戏进行分级。

张晓玲告诉法制晚报•看法新闻记者,她此次的公益诉讼主要有三个目的:一是希望游戏公司提前寻找完善的技术手段(如实名注册、防沉迷系统、实行游戏分级等),以减少未成年因自制力缺失而导致的网络游戏成瘾现象。二是游戏公司应避免单纯追求更多玩家、更大盈利而加入任何易致人成瘾的内容设计。

“最重要的是,游戏公司要对因自身游戏产品设计缺陷而导致未成年人成瘾、并进而导致身心健康损害事件的发生,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当事的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有权向游戏公司主张权益,如赔偿损失等。”张晓玲表示。

诸天至尊

支持平台:

游戏类型:角色扮演

游戏大小:104M

0个礼包

快捷入口:专区 官网

测试状态:公测

游戏语言:中文